江聆

爱咋咋地ky莫挨老子。
日常打飞团总熊头我超快乐,液!

有点儿想温韶言了,虽然她是个傻逼,但上个高中跟他妈特种兵出任务似的失联,人呢是不是死了,美女在不在在吗美女加个微信吧美女加好友好吗美女?
...喔美女不在。
哭辽。
温韶言你啥时候回来啊。

宁琛是个当老板的,巨他妈有钱,认识楚昀的时候还很年轻,约摸个22岁,还在坚持玩耍机车,因为要是拿不到国际冠军他就要回去继承千万家产了(?),彼时楚昀才14,跟着爹妈来宁家玩儿,结果楚昀爹妈也没想到儿子就这么给宁公子看中了。
还是一见钟情。
楚昀是真的依赖宁琛,他妈是战地记者,去采访的时候一不小心在暴乱中给暴徒扫射扫死了,他爸是大学教授,教古代史的,特有才华,正儿八经书香世家的公子,坚信夫妻间无法同时来但必须同时走。一听老婆没了,把楚昀托付给亲戚就跟着走了,但亲戚拿了生活费却不想要他,宁琛愣是说服长辈把楚昀给接到宁家生活了,行吧就当多个儿子,也不亏,于是楚昀就成了宁家的第二个儿子。
楚昀天天跟在宁琛后头一口一个“哥”,他不喜欢宁琛玩儿机车觉着那太危险了,宁琛当即就把机车转手了自此再不碰那玩意儿,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去继承千万家产了,好烦哦(?)
楚昀成了宁琛的心肝宝贝甜蜜饯儿,又仗着宁家上上下下老少都宠着他,自然而然地长成了天上地下老子第二的少爷,倒也不娇气,就是横,也不是盲目的横,就那种路见不平拔刀就开削的那种,见不得女孩儿哭,给宁琛她妹妹宁鸢欺负地死死的,宁鸢对楚昀有意思,但藏地深连宁琛都差点没看出来,兄妹俩关门拉窗帘在小黑屋里严肃地谈过后,宁鸢呸了她哥一声,扭头一周后就揽着个温软的穿着旗袍的姑娘回家了。
...cnm的小兔崽子长本事了,宁琛叹口气,问了句是不是认真的,宁鸢点头,小时候天天哭的小丫头现在长成个懂得承担的独立的一米七六的大姑娘了,心情有点儿复杂。
“不要为了报复谁而去伤害喜欢你的人,你要是认真的,爹妈不同意你就带着她走,我来照顾爸妈,要是同意了就好好过日子,将来也不要为了现在的决定后悔。”
“我对他是有意思,但也仅限于此,我今儿过来只是让你看看我的心上明珠。”
...完了,宁家怕不是要断子绝孙了。

#原耽#止步于此

食用须知。
1.是亲儿子,突然想到的。
2.源自舍友的真事儿,有一丢丢的虚构。
3.告辞。

宁琛靠着床边坐在地上,木质地面铺了厚厚一层地毯,柔软的像他曾用力亲吻过的唇,暖暖和和的,又让他想起他拥抱过的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身体。房间里很黑,厚重的窗帘将夜幕中为数不多的微弱星子都隔绝在窗外,四周安安静静的,连汽车鸣笛声都不见几声,像是合伙起来让他来体验一下安静地哀伤。
房间里蓦地出现一声叹息,宁琛看了眼手机,屏幕上仍旧是与他的小朋友的聊天界面,最后四句话是他说的。
“楚昀。”
“我一点都不好。”
“但我希望你永远都好。”
没有回复。
宁琛思考片刻,又开始打字。
“我爱你,止步于此。”
显示未发送。
殊不知那边的少年也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无声落泪。

说是跟秦街和灰华亲密接触其实也就我怂恿他俩搞个段子给你,别抱太大希望啊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怂恿成功呢(?)
大概周日抽奖,抽中了我就是你的人(?)了,液!

咋都那么多锦鲤,那我也搞一个?低于十个人就作废啊事先说好x
抽中了我就为你写文,你说开连载我就开,说短篇我就写短篇,车就是车,接下来的半年我的文都属于你。
但是不写同人,是原耽,因为我怕ooc,液!
以及给你和你们的 @卫悄 老师跟 @灰华 老师亲密接触(?)的机会(?)
没了,检验我小号的时候到了(?)

阿西吧好无聊啊来扩列吧?qq1594410014,可有人否?

怎么没人盗我文啊,我好想入v,都快疯魔了。

三天了,周日返校,到现在,第一次感受热水居然是在洗发店。
三天了,昆明三天没太阳,三天没热水了,我好惨。
都别笑,我真的好惨。

#应舟#未亡人

其实就是个脑洞,显得我在更新。

方应看因为一场车祸死了,但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也搞不清自己叫什么身份背景如何,但他记得要去找一个叫叶问舟的人,可是不记得怎么去,凭感觉找到了阮念辞家,直觉告诉他跟着她就能找到叶问舟,于是开始跟踪阮念辞的一天,上午阮念辞要上班,下午请假要去参加葬礼,方应看多聪明啊,一下子就猜出了那是他的葬礼,到了葬礼现场后没有看见叶问舟,方应看总觉得叶问舟应该在的,所以发现他不在的时候特别暴躁,接着葬礼结束他跟着阮念辞到了叶问舟家,突然隐隐约约记起了一些事儿,比如他从高中到大学是怎么追叶问舟到抱得美人归的,是怎么拐叶问舟跟他同居天天羞羞的。但是家里所有的帘子都拉上了,门窗也闭着,阮念辞也没开灯,摸到方应看和叶问舟的房间才打开了灯,跟叶问舟聊了会儿,大概是安慰他,看着叶问舟眼眶红了一圈觉着难受,又替他因不被方家承认而不被允许参加葬礼感到心疼,看叶问舟勉强提起兴致跟她聊天怕她担心觉得尬聊下去没意思,决定让他自己冷静一下于是离开了。
第二天新闻报道知名学者叶问舟于家中自杀,自杀原因不明。
阮念辞于一周之内参加了两场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