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聆

lof不认证绿v选手。
二爷正房二奶奶,我和张云雷已经领证结婚困过告了,谢谢各位祝福(?)

撕逼都有人担心我发量是不是全世界都知道我要秃了啊。
哇的哭出声。

你算什么花生瓜子矿泉水啊? @雪而宵

挠头,有没有想夸我的啊?

算了我就想想(?)


#杰佣#半张纸

食用须知。

1.梗源自奥古斯特·斯特林堡作品《半张纸》,大概是律师杰克X雇佣兵奈布。

2.是之前的补文,混更。

3.意识流把控不到位。

4.重度ooc预警。

5.有领养,私设孩子叫玛格丽特。

6.没了。

————————————————

带着黑色高礼帽的高个儿青年目送着最后一辆搬运车远去,浓重的尾气混着车辆的噪音逐渐消散在空气中,青年皱了皱眉试图挥开还在身边流连的淡淡尾气味儿,重获氧气的瞬间青年长长地突出一口气,他返回了身后那栋有些老旧的公寓,大概是想看看是否有遗漏的东西。


青年摘下礼帽习惯性地挂在了门旁的衣帽架上,这是他养了两年的习惯,他仔细地打量着公寓的一切,住在这儿的两年里他经历了很多事儿,但现在他要离开了。他在公寓里胡乱走了几圈,圆形茶桌上的某个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看了眼,确定那是一张纸,上面有很多笔迹,红的和黑色交错着,黑色笔迹大多是一手漂亮的花体英文,可见主人是位极富修养受过高等贵族教育的典型的英伦绅士,红色的笔记则更像小孩子的涂鸦,非得仔细辨认才能大概看出写的是什么。


青年捏着那张泛黄的便贴纸坐在了尚显干净的木椅上,右腿轻轻搭上了左腿,这不是个非常有礼貌的姿势,但他做起来却有种贵族家庭享受下午茶般的优雅与从容。


他认真地阅读着那张不过他半个巴掌大的薄纸,这是他这两年的浪漫历史,上面记录了他幸福的开端。


首先,是一个名字:奈布·萨贝达——这是他听过的最美妙的名字,因为这位廓尔喀自由佣兵是他的爱人,名字旁有串数字,1562,是那位自由佣兵的门牌号,但其实他经常搬家。


然后是律师事务所——字迹很潦草,不是他写下来的。这是他工作的地方,是个久负盛名的大事务所,而他是事务所里的金牌律师。这五个字上有一道划痕,因为很快他就离开了事务所,去了另一家更有名的事务所。


旁边写着另一个名字:弗雷迪·莱利,名字上也被划了一道。这是他曾经的同事,业务能力非常好,但据说勾引了一位富豪的妻子并卷走了他所有的财产,导致那位富豪负债累累地破产,不久就在自己的工厂里自杀了。


“哼...”一声不屑的轻哼从青年的鼻腔中滑了出来,他不谴责莱利的不道德也不同情那位可怜的富豪,在他看来不论是身败名裂的莱利还是被迫自杀的富豪都是些愚蠢得无可救药的家伙。


接着是游乐园鲜花店——情况开始好起来了,那位廓尔喀战士里的佼佼者意外的很喜欢游乐园和鲜花,他们经常去游乐园约会,每次见面时青年都会送给他一束花,不重样的花。


接下来是廓尔喀弯刀——这是佣兵先生第一次送他的礼物,是一把非常漂亮锋利的弯刀,很精巧,但说实话他确信除非是骁勇善战的廓尔喀人否则别人很难自如的使用它。


家具行、室内设计师、装修工人——这些人装扮了这间公寓,使它焕然一新,充满了家庭的温馨漂亮,那时候他手头很宽裕。


搬运车——噢他们同居了,这对热恋的年轻人经常在厨房、房间、客厅、阳台接一个甜腻的吻,但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之间总是容易擦枪走火。


情趣用品——嗯...他真是爱死将这些小东西用在那具充满爆发力的身体上、看平日里刚硬冷淡的雇佣兵先生在床上也不肯屈就的模样。


医院——说起来好笑,他竟然在床上被他的爱人因为控制不住力道而胳膊骨折,他倒不在意那三个月的修养,但他很享受他的爱人笨拙的照顾。


孤儿院靠得很近的是幼儿园——对,他们领养了一个孩子,虽然过程有些复杂麻烦,玛格丽特是个乖巧又调皮的小家伙,奈布很喜欢她,当然他也很宠爱这个很有眼力见的小姑娘。


服装店——是玛格丽特最喜欢的那家店,里面的小裙子她几乎每条都有,玛格丽特是个长得如同小天使般的小姑娘,漂亮的小姑娘得配上漂亮的小裙子。


然后是暗室——他给奈布和玛格丽特拍了很多照片,现在这些照片正运往他的新家。


最后还是一个名字,红笔写的,是整张纸上红笔迹里最好看的一个:杰克——他的名字。


青年握拳食指指节抵在唇角闷笑了一声,他的名字后面还缀了个小尾巴。


——杰克,我爱你。


“你在看什么?”如少年变声期一般略显沙哑的声音在名叫杰克的青年耳边炸响,随后一双胳膊勾住了他的脖子,随着声带振动从口中喷洒出的热气落在杰克耳垂引起一阵酥麻,杰克侧过脸吻了吻身后的爱人,他们交换了一个自然又绵长的吻。


“我爱你。”杰克没有回答奈布的问题,他将那张泛黄发旧的便贴纸对折两次放在了胸前插了一支玫瑰的口袋里,而后他起身抱起了趴在他膝上正眨巴着大眼睛对他甜甜地笑着的小姑娘,认真注视着那双海蓝如大海的眼睛,目光缱绻温柔。


“我爱你。”他重复道。


#杰佣#塔

食用须知。

1.全文3k,海妖X守塔人,谨慎点开。

2.ooc严重,慎重点开。

3.脑嗨产物,bug巨多。

4.没了。

海水的味道顺着海风钻进杰弗瑞的鼻腔里,傍晚的凉意如同针尖般刺入他的皮肤,他紧了紧衣领却无法抵御裹住双手的风,钻入海平线之后的夕阳挣扎着将最后一片阳光撒在海面上,粼粼的水平面揉碎了一层纱,泛着温柔的橘色。杰弗瑞站在木桥上,如果不来到海边很难看着这样震撼的景色,他说不出那是什么感受,但可以平复他燥热的内心。

“走吧。”苍老的声音拽回了走神的杰弗瑞,他偏过头看向一边坐在轮椅上的叔叔,他这位年迈的叔叔即使在轮椅上也不愿意让侄子帮忙,宁愿费劲儿地独自转动手轮圈,杰弗瑞望着叔叔缩在靠背前瘦小的背影,半晌才跟了上去。杰弗瑞跟着叔叔走到老旧灯塔旁的小木屋前,替叔叔推开了看起来不甚牢固的木门,叔叔率先进了房子,他控制轮椅到靠海的窗边停下,风卷着海腥味争先恐后地从打开的窗外闯进来,老人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又慢慢睁眼看向落日早已消失不见的海面。

“萨贝达叔叔,我这次来...”

“我知道。”萨贝达——或者说奈布·萨贝达——打断了侄子的话语,他仍旧注视着不断冲刷着沙滩的海水,杰弗瑞止住继续说下去的念头,他总是猜不透这位叔叔在想些什么。

“您这一辈子都在守这座塔,但它现在已经...荒废了。”杰弗瑞坐在萨贝达对面的木椅上,这把年纪比他还大的椅子在他将重量放上去的瞬间就哀嚎出声。

“杰弗瑞,”大概是吹了风,萨贝达咳嗽了半晌才缓解过来,杰弗瑞立刻给他掖了掖毛毯,但萨贝达似乎并不关心这些,他继续说道,“我想说个...我年轻时的故事。”

你的父母应该和你说过,我年轻时服过兵役,老实说我并不讨厌在军队里的日子,繁重的训练会让我感觉到我真正的活着,但我不喜欢无止尽无差别的杀戮,也不喜欢单方面的屠杀,我始终相信“刀刃不应该向同伴挥舞”的信条,但英国人并不这么想,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只是帮助他们消灭“敌人”的工具,是奴隶,是低贱的亚洲人,而不是和他们一样堂堂正正的人。

不公平得令人作呕。

长时间的军队生活让我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好肉,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伤疤,这些疤痕丑陋不堪,不过我不在意这些,毕竟男人身上有那么点儿伤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不过这些伤腐蚀了我的身体,留下了无数难以愈合的伤口,军医认为我已经不适合留在军队里了,因为我总是新伤牵动旧疾,医生们得花费比别人多得多的时间来治愈我...那群英国佬放弃了我。

于是我离开了军队,但我惧怕任何需要敲击的机器的声音,无论是打字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那些嘈杂的声音会引发我的头痛,一个男人居然会惧怕这些破烂机器,这真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在那个时代不会使用机器就相当于被断了活路,我不得不拖着我不算健康的身体成为一名雇佣兵,只要给钱我什么都会做,不论是盗窃还是杀人,我都会接受委托因为我得活下去。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求生欲望,实际上在战场上丧生的几率远比在城市里要大得多,但我始终没有惧怕过死亡,上了战场的士兵早已将生死抛在身后,麻木地举起武器杀死敌人就是身为士兵必须要做的事情,也许上一秒还在与你谈笑风生的战友下一秒就被炸得支离破碎,肢体乱飞将土地染红的血液散发着恶心的血腥味儿,尸体的恶臭吸引来无数的以腐肉为生的秃鹫...生命是最不值钱的玩意儿。

我离开了印度,但没有回尼泊尔,因为在印度还是尼泊尔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我来到了巴黎,从巴黎流浪到伦敦,我和这些城市格格不入,没有人想要雇佣一个从战场上下来的恶魔,即便有我也得不到和付出的劳动同价值的报酬,于是我成了自由佣兵。

我时常会来这个海边转转,傍晚的风能让我放松,生活的窘迫会被我抛到脑后,那时这个灯塔的守塔人还不是我,而是另一个人,名字是常见的约翰。

 约翰的生活也不富裕,和我一样的拮据,但比我好的是他有一处固定的居所,就是这座房子。我来的次数频繁到令他记忆深刻,某一天他邀请我进入他的房子休息。

我们的关系逐渐亲密起来,我们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当他得知我没有稳定的工作甚至没有一处可以安眠的住所时,他竟然将这个本来就不大的房子硬生生隔出一个小房间给我,这让我无比的感动。

于是我就在这儿住了下来,我们一起喝酒一起插科打诨,我偶尔会接到报酬不菲的委托,我会分给他一半。

我终于在这个城市的边缘有了容身之处。

约翰是荷兰人,妻子出轨还卷走了他所有的钱,他杀死了这个水性杨花的婊子和奸夫后为了躲避警察而逃到了这里,他的孩子则托付给了他的父亲和母亲,他还留着那个小姑娘的照片,眼睛很大,金色的头发和约翰一样卷着,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他没有给父母留地址,所以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他的女儿了。

嗬...抱歉我身体不太好,这几天我的咳嗽越来越严重了。

不久之后约翰向上面提交申请,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替了他的位置,当我知道这件事儿的时候他已经回到荷兰自首了。

噢,我忘了说,那个婊子的奸夫是颇有权势的一位贵族最为宠幸的儿子。

总之,我结束了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我的生活逐渐稳定下来,约翰将之前我分给他的钱也留给了我,于是我有了一笔不小的存款。

我偶尔也会想起约翰曾经给我说过的传说,当时我嘲笑了他的天真。

“这片海域里,生存着海妖。”当时约翰已经有些醉了,他捏着酒杯神秘兮兮地凑到我面前说道,“传闻海妖是人身鱼尾的怪物,但都长得很漂亮,比...比...噢,比玛格丽莎·泽莱还要漂亮,你知道玛格丽莎吗?就是那个美艳的舞女,我发誓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我之前看过一场她的演出。”

“但海妖都很残忍。”约翰像是想起了令他恐惧的东西,酒液因为他剧烈颤抖的手而晃出了不少,他是真的醉了,但他还在说于是我也继续听了下去。

“据说他们会迷惑海上的船只,继而杀死船上的船员,他们以人肉为生。”

“传闻而已,你难道见过他们?”我嘲笑道,“约翰被海妖吓到尿裤子。”

“我见过。”约翰突然严肃地看着我,“在一年前,我见过一个海妖,是个男人真是该死...但无法反驳的是他的确拥有无比英俊的容貌,他的耳朵像什么鱼的鱼鳍,他腰部以下则是一条巨大的鱼尾,鳞片在夕阳下闪着美丽的光泽,他注视着我,就像我看着他一样。”

“然后呢?”我喝着酒,顺势问道。

“然后他就扎进海里不见了。”约翰泄气地将酒杯砸到桌上,当时我并不相信这个传闻,也许那是某个人的恶作剧也不一定,不,那一定是恶作剧,这世上怎么会有海妖这么荒诞的生物存在呢?

“那您见到了吗?”杰弗瑞问道,他已经被这个故事吸引了。

“别着急,”萨贝达咳嗽着,抬起枯瘦的手做了个安抚的手势,“继续听我说。”

大概在半年之后,一个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傍晚,我照例会在沙滩边坐一会儿,当时这个灯塔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过往的船只越来越少,我空闲的时间也多了起来,我不会错过每一次的夕阳和日出,这种景色我永远也看不腻,就像...那个海妖。

当我准备离开时,我看见一个人从海里钻了出来,不,那并不能称得上是一个“人类”。他有着十分出众的外貌,黑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耳朵像某种鱼的鱼鳍,他的眼角有几片浅色的鱼鳞,他注视着我,就像我看着他一样。

我没有说话,他也没有,我们只是对视着,直到夕阳的最后一丝光亮都消失在海平线之下,他的眼睛像一片金色的海,沉静、内敛又神秘得令我好奇。

我在脑子里闪过无数种打招呼的方式,我认为我得和他打声招呼,很奇怪,在我遇到另一个从未被发现的传闻里惊悚残忍的神秘种族时,我没有感到哪怕一点点的恐惧,因为我能感受到他身上没有恶意,他只是注视着我,什么也没说。

我也什么都没说。

最后他对我露出了一个微笑,抬起他那指缝间长着薄膜的手,尖利的指甲点了点自己的眉心又指了指我,我疑惑地摸着我的眉心,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不再皱眉,并回应了一个微笑,大概是微笑...?总之他很愉快地吹了声口哨,便钻进了海里,那条尾巴掀起的水珠借着最后的余光,那是我记忆里最美的画面。

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画面,我总想再见见他,于是我一直都守在这个灯塔旁,我也许在守塔,也许在守别的什么东西...总之我一直都在这里,没有想过离开。

我能确信我遇到了海妖,那是一只真正的、无比自由的海妖。

“所以您也没有想过结婚?”杰弗瑞沉默了许久,他没想过他一直疑惑地问题竟然得到了这么个答案,他的叔叔竟然因为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海妖...而一直没有结婚,他甚至不知道该不该指责他这荒诞的行为。

"你认为我能给她什么?我什么也给不了她。"萨贝达叹了口气,他不是没有想过结婚,但他一日不如一日的身体根本不允许他向一个女人许下一生的承诺,他无法向普通丈夫那样关爱她照顾她,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去惊扰一个无辜的女人。

“同我回去吧,叔叔。”杰弗瑞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想起了他来的目的。

“饶过你可怜的叔叔吧亲爱的杰弗瑞,我难道没有为自己选择一块墓地的权利吗?”萨贝达学着电视剧里演员的滑稽强调,他成功地逗乐了他的侄子。

“早点休息吧叔叔,我明天再来看你。”杰弗瑞大笑着起身披上外套,体贴地为萨贝达关上窗子以抵御越来越冷的寒风。

杰弗瑞给了萨贝达一个温暖的拥抱,萨贝达微笑着目送侄子走向门边的背影,年轻人走后木屋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孤独,萨贝达又将窗子打开了,这是离海边最近的窗子,他认真地注视着天黑后越来越难看清的海面,一如以往的几十年里那样。

他又困了,这几日里他越来越嗜睡,大概是年纪大了带来的副作用吧,他又困了。

他闭上眼睛,陷入了永远不会醒来的梦里,而海面上,却出现了探出一半身子的海妖,海妖哀伤地看着床边睡去的老人,一如他过去的几十年里一样。

他唱起了一支悲哀的歌,而第一个听众却在梦境中消散在世间。

当守塔人守望着大海时,海妖也在注视着他。

#杰佣#渡鸦往事

食用须知。

1.全文2w+。

2.逻辑混乱bug贼多。

3.略微涉及伞佣,慎重打开。

4.不存在替身梗不存在替身梗不存在替身梗。

5.很多东西没有讲出来因为不想写了(?)

6.没了。


当渡鸦徘徊在战场上空,帝国的光芒永不坠落


长评-赠《渡鸦往事》

在电影院看的,突然收到长评真的,巨他妈开心。这是我第一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收到长评,没想过会有人对这篇文有这么多理解,这篇文没有大纲纯意识流想到哪儿写哪儿,能收到楚鸽的长评真的感动。杰克与恶魔交易换得永生,“渡鸦”是他还身为人类时唯一的光亮,彼时奈布还是雇佣兵而杰克也是个普通的画家,从他们来到欧利蒂丝开始,象征胜利的渡鸦就来到了欧利蒂丝上空,奈布不仅是欧利蒂丝的渡鸦,他也是杰克的渡鸦,他支撑着欧利蒂丝的光芒永不坠落,杰克对他的爱也让他成为了镇守帝国的渡鸦。这两个人,是彼此心爱的人,也是彼此的渡鸦。


鹤归华表:

原文戳《渡鸦往事》—江聆,作者是 @江聆 ←江聆是什么神仙,今天我就是要吹爆她。


写在前面的彩虹屁,我很喜欢《渡鸦往事》这篇文,并不是所谓的那些替身爱人和替身过后发现自己居然爱的是替身这样的都市爱情,我真的建议去看一下这篇文,文风真的超美。好了,接下来开始我的聪明见解





“到底只是个赝品。”





由孤儿院被收养的波洛是廓尔喀人,但是他的话语并不像那位一样干净利落,反而是胆怯的,从他被问到而回答杰克的话语中即可看出来,他和那位并不一样,但是性格上让杰克带着些许的失望,却还是因为他的民族没有移开脚步,反而是决定将他收养。为他取名【奈布】。但是,他分的很清楚的是,这根本就是赝品,并非他所想要的那个人,包括后面美智子看向他的眼神也都是失望,这便和下面的宿伞两兄弟的【赝品】相应。而在此刻埋下伏笔的,就是波洛即将进入的新家是保佑欧丽蒂丝不倒的家族。





“我只需要一把刀,而不是傀儡。”





杰克从领养波洛的时候开始就很明确他的目的,明确他所作的一切是为了什么,而不是将他的感情寄托在没有一点相似之处的身上,当作寄托情感的傀儡。


 



杰克还未进门就看见了奈布红润的脸颊,他抿着唇心中蓦地窜出股苦涩的情绪,即便名字和民族都一模一样,但不同的壳子里仍旧是不同的灵魂,他太想念那个嚣张恣意又全身全意爱着他的退休雇佣兵了。想亲吻他,想拥抱他,想对他诉说爱意,想将他狠狠揉进骨子里。


杰克突然就没了检查的念头,去他的养精蓄锐,他现在只想抱着伏特加醉他个一晚上,沉浸在一百年前有那个廓尔喀男人的梦里。





不论杰克是醉还是清醒,都知道的,那个廓尔喀男人早已成了他的梦,以爱人之名冠以刀刃,希望能够让这个名字冲破尘埃,重新发出光亮,就是这样清楚痛苦的现实,让他很想将他的爱人拥入怀中,同他接吻同他诉说这些时日以来所有所有压在心中的爱意,而不是抱着刀刃怀念逝去的故人,也不是将刀刃当成另外一个他来爱,他太清楚了,他爱的是能够庇佑这个国家的渡鸦,给他嚣张爱意的亡人。





“当渡鸦徘徊在战场上空,帝国的光芒将永不坠落。 ”


 

牵扯回忆将这段话重复两边,肯定了他的爱人,肯定了他爱人对他而言的重要性,那是任何人都难以比拟的,没有一个人能够像奈布·萨贝达这样得到如此评价,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像奈布·萨贝达那样的功绩,更没有人能够让杰克把他的名字把对他的感情全部刻在骨头上,刻在血肉之中,让这样的感情伴随永生的时光不断地向前走去,唇齿相触呼唤的名字是亡魂,是庇佑欧丽蒂丝胜利的渡鸦,是爱人,也是属于漫长永生的黑暗之中唯一的一点光芒,而不是刀刃。




写在最后,用【利刃】引出了他们的爱情,引出了怪物永生之中唯一的一点光芒。




ps:江聆,你要是敢鸽了这篇文,我就提刀做烤鸽子.凶巴巴

#杰佣#影逐光by喀斯特

喀斯特的《影逐光》文档。

再找我要自杀xx

问过喀喀的意见得到允许后才发出来的,ky敢来叫嚣一句爹把你头给你拧下来剁烂。

请和我一起吹喀喀。

【杰佣】影逐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