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聆

爱咋咋地ky莫挨老子。
日常打飞团总熊头我超快乐,液!

#原耽#瞭望塔(一)

意思意思圈一下这几位。 @卫悄  @灯灯刀刀  @喻清昶  @温韶言。  @灰华

巴洛尔合众国姑且算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国家,说是姑且,不过是因为它拥有最顶尖的信息素武器罢了,现在每个国家都在卯足了劲儿开发信息素类武器,巴洛尔的第一能坐到什么时候,还算个未知数。

从二十一世纪末医学界在某群实验体身上发现某种变异基因开始,星球就开始从普通人逐渐步入基因分化的时代。体质过强的即为“哨兵”,精神力强大的即为“向导”,新生幼儿满周岁后就得送到哨向研究中心进行基因检查,根据检查结果确认该新生儿为普通人、哨兵或者向导,确认了基因群落后分化为哨兵或者向导的新生儿成年后强制性加入国家军队服役,并且不允许确认分化却试图逃脱兵役的行为。

无数家长都满怀希望地将孩子送进哨向联协进行基因检查,他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是优秀的哨兵或者向导,尤其是身为普通人的家长,不过并不是所有哨兵和向导都为自己的身份感到庆幸的。

毕竟哨兵时刻都需要向导帮助调节感官,否则这个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噪音无处不在,再细微的东西也会无限放大清晰,微度的酸甜苦辣咸也是重口味,微弱到几乎无法被察觉的味道也刺鼻得不能忍受。反观向导,也得尽力调整精神探知力,否则没有任何一位哨兵或者普通人的心思能逃过他们的耳朵,数不尽的心声在他们耳边徘徊,精神力过于敏感对自个儿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

根据巴洛尔合众国的《军事法》规定,到了一定年龄也就是二十三岁时,若特殊人群(即哨兵和向导)还未找到搭档并进行精神结合,必须服从哨向联协的安排与其寻找的对象成为搭档,被众多哨兵戏称为“包办婚姻”。

不过谁管这些呢?国家只需要一对又一对的哨向搭档成为它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单兵作战的孤寡老哨兵跟老向导在战场上迟早得因为无人帮助调节感官和无人保护而死,这么想想包办就包办吧至少还能保着命,况且向导那么稀少国家还包分配,不用自带向导入伍已经是很好的福利了。

巴洛尔合众国的“贵妇人”向导群体里头,顶尖的不多,科研院的卫悄算是一个,精神探知力和精神控制力是有史以来最强的,极限是哪儿连他自个儿都不清楚,检查机构更加检查不出来。卫悄掐指一算今年他就二十三国家该分配“对象”给他了,不过他不怎么想要个搭档,因为他对于这种温室花朵式的“圈养”感到厌烦,幸好目前也没有哨兵配得上他,近S级的A级哨兵全都有属于自个儿的“小媳妇”了,国家为了给他找个哨兵据说那些领导最近在大把大把地掉头发。

也不是说巴洛尔就没有和卫悄匹配的哨兵,之前有个强行退了伍的哨兵就是近S级的A级判定,不过因为些原因走了,政府都没把他留下来,若是他没走大概就会是卫悄的搭档了。

作为巴洛尔最顶尖的向导,卫悄一点儿都不觉着骄傲,他只认为巴洛尔关于哨向的法律和规定十分的愚蠢,在他看来向导更像是哨兵的附庸,比起现在享受到的温室花朵的待遇他更希望回到二十一世纪,至少那个时候还不存在什么哨兵向导的分化,人都是平等的不用被谁当做累赘还得被迫入伍。

没哨兵配得上的高岭之花卫悄没法儿上战场又不能退休只能去科研院参加科研工作了,没搭档就没搭档吧卫悄乐得清闲,更何况现在和平年代有他没他部队都一样,他只不过爹妈基因强大把他生得格外牛逼点儿而已,权当是巴洛尔的吉祥物得了。

虽然他的父母只是普通人。

对于卫悄而言,现在的日子除了上班下班吃饭洗澡睡觉之外没什么乐趣了,偶尔能跟原律约个酒或者蹲家里打游戏就算是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

原律是科研院院长,看起来吊儿郎当很容易给人不靠谱不正经的印象,实际上也的确如此,科研院的研究人员为了收拾原律时不时制造出的麻烦而日渐秃头,抱怨归抱怨该收拾的烂摊子还得收拾。

鬼知道这人怎么当的科研院院长。

周五的时候原律交给边防军的信息素干扰仪研究报告又出差错了,几个名词写错导致报告意思离了十万八千里,副院长沈灰华立刻就打电话给了边防军长何澄,何澄正跟副军长鹤泠苦苦思索报告的意思,差点以为原律要叛国,要不是副院长们的联合解释现在原律已经被送到军事法庭了。

今天的科研院也是鸡飞狗跳充满了活力呢。

直到卫悄在科研院的资料中心看到那份蒙尘日记。

评论(2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