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聆

爱咋咋地ky莫挨老子。
日常打飞团总熊头我超快乐,液!

#幸律#818那个表面纯良其实是个白切黑的幸运儿

食用须知。
1.沙雕流。
2.多视角,这是前锋视角
3.仿微博体或者随便什么体,不接受反驳反驳我就生气哄不好的那种x
4.私设幸运儿名字为拉奇·伯伦特
5.其他视角戳头像
6.没了

@点我看橄榄球丢看守老妈:
你们好我是威廉·艾利斯一个正直的钢铁直男,最近好像很流行扒杰克,但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一股泥石...清流,因为我要扒的,是拉奇。
对就是那个纯良的幸运儿拉奇·伯伦特。
我为什么要扒他呢,因为你们都被他骗了,你们真的没想过扒他吗???
我怀疑他觊觎弗雷迪很久了。
在开始818之前,我得先说好我是个直男,钢铁直男,我喜欢特蕾西很久了一直没敢说今天为什么说出来了呢因为要证明我真的是个直男。
特蕾西我爱你你无敌爆炸可爱。
先介绍一下,在我们的一楼少林寺里,我的房间在拉奇对面,也就是海伦娜正楼下,弗雷迪住在拉奇的隔壁也就是玛尔塔的正楼下,拉奇的楼上是奈布。
我一直以为拉奇是个纯良的正直的孩子直到那天我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下午我去找拉奇玩儿橄榄球,我们关系还不错所以我一般是直接推门而入的,然后我好像撞见了什么不得了的现场。
拉奇在自[哔——],面色潮红衣衫不整嘴里喊着弗雷迪的名字空气里还混着浓重的精[哔——]的味道,场面一度十分淫[哔——],十分尴尬。
我靠要不是我是个直男喜欢特蕾莎我就忍不住想搞他了。
可以我会保密的别拿着刀对着我的橄榄球了。
接着不久后在游戏里我发现拉奇和弗雷迪手牵手去找密码机了,手牵手,十指相扣,拉奇红着脸。
吓得我赶紧去看了看艾玛的818确定下面“直男不懂gay佬的浪漫”的队形里有弗雷迪和拉奇。
很害怕我觉得我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了。
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我一直以为是弗雷迪x拉奇,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我错的很离谱。
因为我又他妈撞见了尴尬的一幕。
那天是在游戏里,圣心医院,我弗雷迪拉奇和艾玛,当时艾玛已经飞天了,还剩一台密码机,我正在到处找密码机刚好路过了地下室,我好像听见了什么嗯♂嗯♂啊♂啊的声音,我老脸一红。
然后我偷偷去看了一眼。
弗雷迪被绑在椅子上拉奇正趴在他身上跟泰迪打桩机似的[哔——]然后又[哔——]再[哔——][哔——]。
拉奇表情一点也不纯良不白莲花,相反他还在说脏话。
...日,我仿佛听见了脑子破碎的声音。
拉奇还看了我一眼,镜片反射出一道光,是死亡的光。
我jshfmehgmaixhdnehsjxifngnr
再见告辞。
事后拉奇来找了我,威胁了我。
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后来某一天艾玛突然神秘兮兮地跟我说悄悄话,她说她觉得律幸好像有一腿。
我微微一笑。
幸律麻烦了解一下。
————————————————
@纯情园丁火辣辣:...再见告辞,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幸运E:说好的不会发呢?威廉·艾利斯?smile.JPG
@律政本能 回复 @幸运E:我要告得你倾家荡产
@老父亲:818里混进了表白...?
@机机西:...我靠我这是被表白了?
@玛丽莲萌鹿:等等怎么歪楼了重点难道不是扒幸运儿吗??
@原地放飞自我:妈耶终于有人扒他了,你目睹现场的那一天屠夫是我,我他妈还不敢大声哔哔这俩在我的地盘搞事情
@纯情医生在线暴毙 回复 @原地放飞自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哈哈哈哈哈哈哈
@马戏团扛把子:我一直以为只有我发现幸运儿是个白切黑
@点我看橄榄球丢看守老妈 回复 @马戏团扛把子:你不是一个人
@咸鱼空军拒绝翻身:我至今还记得我跟弗雷迪玩儿的时候不小心在他手上划了一道小口子,然后被拉奇这个白切黑报复到不敢出门的日子
@遛鬼大佬:现在是控诉幸运儿大会?
@幸运E: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哦
@点我看橄榄球丢看守老妈 回复 @幸运E:再见告辞打扰了

评论(38)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