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聆

爱咋咋地ky莫挨老子。
日常打飞团总熊头我超快乐,液!

#杰佣#哨向#独占欲㈠

食用须知。
1.名字瞎取的,后续戳头像
2.杰佣向哨了解一下
3.杰克向导奈布哨兵
4.能接受往下不能接受右转
5.没了

“奈布·萨贝达。”玛尔塔的下巴搁在交叉的十指上,颇为无奈的看着站得笔直毫无惧色的下属。

这位面对长官还能不卑不亢甚至拒绝命令的哨兵不仅是她的士兵,同时也是她的朋友,作为朋友她认为她有义务帮助一位接近临界点的哨兵找到合适的向导。

“是的,长官,”奈布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她说话,但眼中隐隐的不耐烦直接表达出了他内心真实的情绪,“我不需要向导,我储备了足够的向导素。”

“向导素已经在失效了不是吗?”玛尔塔直起身体撑着下巴靠在椅背上,英气的眉毛渐渐蹙紧,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奈布了,不论是以长官还是朋友的身份,她都已经没有多余的语言来劝告他了。

“作为S级哨兵,我相信我的自控力。”奈布眼尾的焦躁更甚了几分,他已经没有耐心继续和玛尔塔心平气和的讨论这个该死的问题了,他明白玛尔塔在担心他的身体,但他并不想把自己的背后交给一个实力不明的向导,也不想次次出任务或者上战场都带着个拖油瓶。

“不,这和自控力无关,你很强这个无法反驳,但越强大的哨兵越容易失控,长期使用向导素压制精神迟早有一天会出事儿的。”玛尔塔揉了揉抽疼的太阳穴,闭上眼低声劝道,无法遮掩的疲惫使奈布的烦躁都被驱散了不少。

“我知...”

“快到临界点了吧。”玛尔塔打断了奈布的辩解,她严肃的直视着奈布的眼镜,突然释放的精神压迫差点让奈布失控,一只巨大的西伯利亚虎挡在他的面前,冲玛尔塔发出了威胁的低吼声。

“一旦到了临界点,就没有向导可以安抚你了,到时候除了毁掉你我们将别无选择。”玛尔塔重新建立起屏障收回了精神压迫,她没有和奈布战斗的意思,只是想逼迫奈布直面这个糟糕的情况。

奈布没有接话,说实话他没怎么听清玛尔塔在说些什么,他只觉得内心躁动不安,急切地想要毁灭什么,对于毁灭的渴望愈发强烈,连带着他的精神体“佣兵”都开始躁动起来,按理说佣兵是认识玛尔塔的,且和她的关系一向不错,但现在却在试图通过威胁来逼退她。

“冷静点儿,奈布。”玛尔塔不动声色地将手放在了桌边的按钮上,只要按下去秘密布置在周围的五名向导会立刻使用精神体发动攻击迫使奈布陷入沉睡。

这是下下策,因为一旦奈布失控她将不是他的对手,即便同为S级哨兵,奈布太强大了几乎到了黑暗哨兵的水平,但从觉醒以来他从未挑选过向导也没有和任何向导结合过,短暂结合也没有过,全靠向导素,现在向导素也在渐渐失效,等向导素完全失效后奈布的精神领域差不多也到了临界点,到那时候奈布的精神领域有98%的几率会被强制堕入“雪域”,那就是真正的回天乏术了。

奈布的意识有些模糊了,他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仿佛是在依从内心深处的本能做出下意识的举动。

奈布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却发现自己身处在平原上,厚厚的雪层没过了他的小腿,天色阴沉得厉害,薄薄的军服并不能抵挡刺骨的严寒,奈布裹紧了衣服,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甚至不知道在此之前自己在做什么,他对于之前的记忆感到十分的疑惑。

这个地方太大了,辽阔得看不见尽头,昏暗的天空无法让奈布拥有更远的视野。

“啧,竟然是被冻死的吗?”奈布躺在雪地上,他没有多少力气去想别的事儿了,体温的流逝让他觉得生命也快到尽头了。

奈布闭上了眼睛,脸颊上突然被什么粗糙湿润的东西触碰到了,粘腻的触感让奈布忍不住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却看见一只健壮漂亮的黑豹正专注地看着他,眼神很温和。

“这鬼地方怎么会有豹子?”奈布嘟囔着慢慢站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只豹子后他的内心竟渐渐平复下来,奇异的安心让他感觉很舒服,本能的想跟随这只豹子。

黑豹看他站起来后转身往某个方向走去,奈布不知道那是什么方向,但还是跟了上去。这也许是东南方或者正北方,这阴沉沉的天色和毫无遮蔽物的平坦地形不利于分辨方向。

走了没多久奈布就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光点,奈布能确定那是出口,毫无理由。踏入光圈边缘时瞬间刺目的光芒迫使奈布立刻闭上眼睛,等光亮逐渐消失后才试探性的睁开了一只眼。

眼前模糊地人影随着视力的恢复渐渐清晰起来,是一个长相十分出色的男人,专注的眼神和刚才那只黑豹如出
一辙,奈布在感官恢复后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他还在玛尔塔的办公室里,玛尔塔正担忧地看着他,而他正靠在那个男人的怀里。

这种示弱的姿势罕见的没有激起奈布的反感,他能感受到那个男人在释放神经触安抚他,一种从未有过的平和感充斥着他的精神领域,按理说他的精神领域设立了数道屏障,即便是几近S级的A级向导也没有一个能成功踏入的,但这个男人竟如此轻易的入侵了他的领域,他甚至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

不妙。

评论(15)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