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聆

爱咋咋地ky莫挨老子。
日常打飞团总熊头我超快乐,液!

#杰佣#哨向#独占欲㈤

食用须知。
1.名字瞎取的,前情戳头像
2.杰佣向哨了解一下
3.杰克向导奈布哨兵
4.能接受往下不能接受右转
5.虽然说好的要正经可我还是忍不住写成了沙雕流,果然我流沙雕无法改变了吗,smile.JPG
6.想要评论
7.没了

玛尔塔最后出现的地方是中央局辖区内的某栋废楼里,离中央局不过百来米。

奈布走得很快,他越想越怀疑是中央局搞得鬼,毕竟如果只是百来米的距离的话玛尔塔必定会采用信息素爆炸(私设①注)的方式向中央局求救,虽然中央局里的向导不多,但A级向导还是有两三个的,不可能完全感知不到玛尔塔的求救。

唯一的解释只有中央局默许了这种行为。

奈布烦躁地蹙起眉头,微凉的神经触沉默地安抚着他,绷紧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

杰克没有出声询问,他们已经进入中央局的辖区了,他不能释放信息素,否则瞬间就会被最善于捕捉信息素的巡逻哨兵发现。国家军的哨兵和向导本来就不能随意出入中央局辖区,况且他们还是悄悄潜进来的,被发现了还得审查写检讨,流程极其麻烦。

奈布冷静下来后杰克就收回了神经触,毕竟在中央局的辖区里他不能做过多的小动作。奈布开始考虑艾玛的事情,他不是个圣母心爆炸的人,所以他也不关心能不能救出艾玛,他只关心玛尔塔现在是死是活健全还是残疾。

“艾玛,是我同事的女儿。”杰克突然出声道,语气竟有些悲哀。

“死了?”奈布看了眼隐约能看见轮廓的大楼,低声问道,他不担心杰克会会错意,毕竟这个男人对他的心思了解得可怕。

“里奥是个很优秀的哨兵,”杰克停住脚步没有回答奈布,看向奈布的眼神让奈布觉得有些难过,“不过被一个反政府组织控制了。”

“不知生死?”奈布也停下脚步,重新抛出一个问题。

“嗯,艾玛一直在打听里奥的下落,这是她唯一的弱点。”杰克说完就不再回答奈布的问题,他闭上眼睛召出精神体,黑豹舔了舔爪子,逐渐散成无数碎片,碎片又渐渐形成无数只熄灭了尾部亮光的萤火虫散向四面八方。

这让震惊得无法言语的奈布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他第一次看到一个人同时拥有两种精神体的状况,还是两种毫无关联的精神体。

这是什么情况?!杰克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疑问再次占领了奈布的大脑。

“走吧,艾玛她们果然还在这儿。”杰克看了奈布一眼,径直走进了废楼。他知道这件事瞒不了奈布多久,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瞒着奈布,但也不打算现在就告诉奈布,等哪天奈布发现了问他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奈布闭了嘴,杰克刚刚没有说话,而是靠情绪共享告诉他的,现在的确不能再说话了,细微的空气波动立刻就会让那些人发现,既然有绑架S级哨兵的能力,那整体实力必定不弱,而且他们也完全不清楚对面到底有多少人。

瞬间绷紧的神经让奈布进入了战斗状态,但他还是瞥了眼杰克的侧脸,忍住了问杰克怎么会了解艾玛信息素的味道的冲动(私设②注)。

这栋楼已经废弃了很久了,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粉尘,光线昏暗到杰克几乎丧失了视觉,只能靠奈布感官共享(私设③注)才能勉强看清四周,这种环境对他很不利,精神体也不在身边,他不能召回正在探路为他构建立体地图的黑豹,否则他们就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奈布倒是看的很清楚,哨兵过人的感官使他即使在黑暗的环境里也能看清楚四周以免敌方突然偷袭。

“艾玛她们在地下室,直走右拐尽头楼梯可以到地下室,楼梯口有三个B级哨兵和四个B级向导,地下室里有五个普通特种兵和两个A级哨兵三个A级向导守着艾玛和玛尔塔,楼梯口的和特种兵我来控制,我会给他们投放暗示,你直接去地下室,地下室左边有个紧急出口,遮蔽物很多容易逃走,我的精神体不能进入地下室所以我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保护好自己。”杰克快速将信息共享给奈布,黑豹已经在意识领域里为他构建好了完整的立体地图,他思考了一下立即想好了营救计划。他顿了一下,又忍不住轻笑道:“手笔倒是挺大。”

奈布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已经做好了冲到地下室捞走玛尔塔和艾玛的准备,他本来不打算把时间浪费在艾玛身上,但既然艾玛是杰克失踪的同事的女儿,那他只能顺带救了艾玛。

杰克和奈布躲在拐角处,杰克一边向楼梯口的哨兵和向导投放暗示一边示意奈布下楼前往地下室,奈布点点头放轻了脚步如同一只轻巧的猫一般光明正大的溜向地下室,那三个哨兵和四个向导仿佛没有看见一般聊着天。

杰克顺利侵入并占领了向导们的意识领域,又利用他们控制了那三个哨兵,使他们继续东扯西扯做出一副相安无事的表象。

奈布弯腰贴着墙走到了地下室门口,他揉了揉因过度紧张而隐隐发痛的太阳穴,深吸一口气抬脚踹开了地下室一看就不正经的木门。

“放开玛尔塔和艾玛!”奈布气势十足的吼了一声,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忘了合起下巴。

屋子里放了一张麻将桌,玛尔塔和艾玛还有两个哨兵正坐在麻将桌旁紧张地...搓着麻将?旁边还有五个特种兵和三个向导在看牌。

...什么情况。

“啊,是奈布啊。”玛尔塔只看来得及看清来人就立马看向了自己的牌,惊喜地大叫一声,“又胡了!给钱给钱!”

“啊,没钱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艾玛泄气般推开了自己的牌,另外两个哨兵也一脸生无可恋地从全身口袋里摸出一百块钱和六个硬币递给玛尔塔。

“虽然少给了很多但看在你们欠了我那么多债的份儿上我就不追究了。”玛尔塔喜滋滋地将钱收好扯开制服领口放在胸口拍了拍,这才再次把目光投向了站在门口双眼里写着大写的迷茫的奈布,“你怎么现在才来?奈布·萨贝达?”

“...再见,告辞。”奈布沉默了许久,才艰难地吐出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这个世界真奇妙,奈布开始怀疑自己到底为什么出生为什么会觉醒成哨兵为什么会和玛尔塔成为朋友为什么要成为她的下属为什么要来救她。

呵,女人。

“我不认为你会愚蠢到把上司扔在这儿。”玛尔塔坐在椅子上稳如泰山,镇定地说道。

“我没有长官您想得那么聪明。”奈布深吸一口气,忍住反身揍她一顿的冲动。

“...我可以解释。”

“不,我暂时不想听。再见,打扰了。”
————————————
私设①:类似于感官爆发,是一种求救方式,通过聚集信息素再将其爆炸的方式把信息素高速投射出去,以达到求救的目的,对身体损伤极大。
私设②:哨兵只能了解向导信息素的味道,反之向导也只能感知到哨兵信息素的味道。
私设③:哨兵和向导精神结合后就可以共享情绪和感官,哨兵能为向导一定程度上的提供某一感官如视觉或听觉等。

评论(16)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