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聆

爱咋咋地ky莫挨老子。
日常打飞团总熊头我超快乐,液!

#杰佣#哨向#独占欲㈥

食用须知。
1.名字瞎取的
2.杰佣向哨了解一下,轻微空园
3.杰克向导奈布哨兵
4.能接受往下不能接受右转
5.我还没火呢就要过气了吗,想要评论,哇的哭出声
6.没了

奈布面色阴沉地靠在沙发上,胳膊搭着靠背指尖不耐烦地敲击着靠背,五个特种兵老老实实站在他身后,艾玛和玛尔塔膝盖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乖巧地坐在奈布对面,两个哨兵和三个向导躺在地上试图装死。

杰克接到奈布的消息走到地下室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浓重得几乎快实体化的低气压环绕在奈布四周,这种场景怎么看都像黑帮老大在发脾气。

杰克没有进去也没有出声,而是好整以暇地站在门口观察,他没有靠在门边上,从小接受的教育不允许他做出这样不符礼仪的动作。

“我是艾玛·伍兹,是这样的,我们的确是被绑架来的。”艾玛清了一下嗓子,开始交代事件经过。

“不是我们,是你一个人。”一边的玛尔塔立即出声打断,纠正了艾玛的措辞,试图维护身为哨兵的尊严。

“啊对,是我,我的确是被绑架了,犯罪嫌疑人就是旁边那俩哨兵。”艾玛咳嗽了几声掩饰尴尬,又指了指旁边躺尸的哨兵,继续说道:“玛尔塔跟着我们到了这儿,假装被抓,想抓出幕后指使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是里奥。”玛尔塔再次打断艾玛,没有理会艾玛拼命递过来的眼神,直接说出了重点,“那两个哨兵是里奥早就埋进了国家军的钉子。”

听到里奥这个名字的杰克收起了微笑,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确定是里奥?”

“我们见到了他。”玛尔塔点点头,又拍了拍艾玛的肩膀,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艾玛犹豫地张了张嘴,终究还是选择了沉默。

“艾玛的父亲?”一直没有说话的奈布突然出声问道。

“是,他现在在为神谕卖命。”玛尔塔回答道,她想了想又继续补充,“但他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麻将桌也是他搬来给我们解闷的。”

“那个反政府组织?”奈布忽视了玛尔塔试图甩锅的补充,他看了眼低着头不言不语的艾玛,拧起眉头愈发烦躁了。

“...嗯,据说神谕现在在计划挑起国家军和中央局之间的矛盾。”玛尔塔顿了一下,往艾玛身边靠紧了些不动声色地为她遮挡住奈布不太友善的目光。

奈布收回目光不再言语,他看向了门口陷入思考的杰克,他知道里奥对于杰克来说应该是很信任的朋友,所以他不知道得知朋友背叛了国家的杰克会有多么的震惊和难过。

过于安静的气氛让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里奥曾是国家军的高级军官,掌握了许多国家军的机密,现在里奥背叛了国家军成为了神谕的一员,如果他将他所知道的国家军的秘密全部告诉神谕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况且他们现在根本不知道里奥到底泄露了多少秘密。

空气突然出现了细微的波动,奈布出于本能几乎是瞬间就从沙发上跳起来挡在了自己的向导面前,他不担心玛尔塔,因为玛尔塔也护住艾玛做出了战斗的姿势。

杰克回过神来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靠近时微微愣了一下,但他立刻就做好了辅助奈布的准备。

所有人都紧张地盯向门口。

当来人的身形逐渐清晰时,杰克眸色一沉,他猜的没错,果然是他。

“Jack。”那人身材高大,脸上和身上都缠裹着厚厚的绷带,只露出一双目光阴沉的眼睛。他环顾一圈,只有看到艾玛时眼神才柔和许多,接着又看向了站在奈布身后的杰克,嘶哑得如同被大火燎烧般的嗓子费力地喊出一个名字,“好久...不...见。”

杰克从奈布身上走出来,反而挡在了奈布身前,安静地注视着昔日的朋友。

“瓦尔...莱...塔想...见...你。”里奥没有怪罪杰克难得的无礼,他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往旁边退了一步,露出了身后一直被他遮挡的高挑女人。

女人身材很好,前凸后翘一双长腿白皙笔直,化了浓妆也不能遮住她原本就十分精致的面容,她揉了揉大波浪卷的长发,看向杰克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打量。

“Jack,你之前——”女人上下打量着杰克,饶有兴致地抛出一个重磅炸弹,“是哨兵吧?”

此言一出玛尔塔、艾玛和奈布都震惊地看向杰克,奈布更是脑子一片空白。

杰克之前是哨兵?!可他明明是向导啊?!如果那个女人——应该就是瓦尔莱塔——如果瓦尔莱塔撒谎了,那杰克为什么不反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杰克拥有两种精神体的情况就可以得到合理解释了...但如果瓦尔莱塔没有撒谎的话,那杰克又是怎么转化成向导的?!

奈布的思维十分混乱,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炸了,他觉得他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转化剂,”过了半晌杰克才平静地回答道,“我使用了哨向转化剂。”

“那不是还只存在于理论了吗?”玛尔塔忍不住提高声量质问道,“这是中央局正在研究的课题,还只在理论阶段,怎么可能已经生产出来了?!”

“它已经从理论变成了现实,三年前就已经被生产出来了,只是因为技术不成熟所以成品不多,使用它的大多数人都因忍受不住身体强烈的抗性而死了。”艾玛躲在玛尔塔身后小声解释道,接收到奈布的眼神后立即补充,“我和爸爸那时候受陛下委托研究这个课题,这本就是国家机密,除了政府高层亲皇派和研究人员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我当时是研究人员之一,”杰克悄悄握住奈布的手轻轻捏了捏他的手指,奈布抿抿唇,看着没有回头的杰克,从杰克的掌心里抽出了自己的手,杰克感受到奈布的动作,镇定地放下了手,继续说道:“第一支转化剂出现的时候,我是第一个试验品。”

“噢...你们走吧,别妄想向中央局透露我们的事儿,我能轻易绑架国家军的人,也能轻易让你们抓不到证据。”瓦尔莱塔侧过身做了个“请”的姿势,言语却不像动作那样恭敬温和,“猫捉老鼠,老鼠未必抓不住猫,未必不能和猫合作。”

奈布率先走了出去,他今天受到的冲击已经够多了,这个该死的废楼他一分一秒都不想多待。

杰克立刻跟在奈布的身后走出了地下室,玛尔塔牵着艾玛也跟了上去,艾玛不舍得扯了扯神志又开始模糊的父亲的袖子,里奥下意识摸了摸艾玛的头,艾玛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玛尔塔感知到艾玛情绪的变化,握紧了艾玛的手,加快了步伐几乎是小跑着离开了那个待了三天的地下室。

外面天气晴朗,而默默返回国家军的四人各怀心思,一路上沉默不语。

评论(17)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