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聆

爱咋咋地ky莫挨老子。
日常打飞团总熊头我超快乐,液!

【速度/材木/喧哗松】孑然妒火.上

1.文与标题没什么卵关系x
2.全员喧哗设定,choro暴君
3.第一篇速度松,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4.含choro和todo被轮情节不喜慎入
5.能接受的食用愉快
中可戳微博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4721931218638

1.“轻松你和小椴待在这里等我们一下,我们去买个东西,要是偷偷跑了哥哥我可是会伤心的啊?”小松拍拍轻松的肩膀刻意偏过身体试图挡住三男了然地看向对面的视线。
“不要以为我没看见对面的小钢珠。”轻松面无表情的偏头瞥了眼马路对面的小钢珠讽刺地看向自家长男。
“啊啊,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就一次,很快的。”似是懊恼地移开身体努力挤出可怜的表情唇角却依然勾起个灿烂的弧度。
“仅此一次。”即使知道这是拙劣的演技也没有拆穿,轻松无奈的叹气说出了不知道第几次的允许,一旁的椴松微笑着似乎是乖巧无害的模样但谁又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恋爱的酸臭味已经飘到我这里了哦?哥哥们?
“等我们胜利回来吧brother。”次子摆了个自以为帅气但实际上非常痛的姿势
“空松哥哥一如既往的痛啊。”椴松如是说。
————————打算找茬的场合————————
阴暗的小巷是最好的躲猫猫地点,没有光只有世界背后的黑暗,像是昼日下的黑夜中游行的百鬼,或者是静静潜伏的猎手,整日无所事事的不良们聚集在这里为自己无聊的生活寻找乐子。
“那么,嘴角下垂的是松野家三男松野轻松,粉色帽子的是松野家末子松野椴松,噢‘暴君’的气质实在是太吸引我了。”混混的头子随意地坐在垃圾桶上叼着已经吸了一半的烟轻蔑地打量着不远处的传说中的暴君。
“双拳难敌四手。”
“谁知道呢。”劣质香烟一点点缩短灰色的烟圈从他嘴里喷出慢慢上升又融在空气中,他乐此不疲的玩着这个吐烟的游戏像发现了新大陆的哥伦布一样高兴。
2.放羊人每次将羊群赶回羊圈时,只需要将一只羊赶回去那么剩下的羊群就会跟着它回到圈内,这只羊通常被称作——
领头羊。
在流氓们的核心确定松野家长男与此男已经离开后将抽完的烟扔在地上脚踩下去来回碾压,递给离自己最近的几个人一个示意的眼神,他们点点头放轻脚步走向老大的目标们。
轻松低头认真地阅读刚买来的书听力绝佳的他立刻就发现了身后的人,随意地低声咳嗽一声拉回弟弟的注意力,椴松明白兄长要表达的意思不动声色地看向后方。
轻松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动了动右手小拇指细微的动作若不仔细看根本就无法察觉。
五个。
椴松眨了下眼睛。
要上了哦,哥哥。
轻松合上手里的书。
等到他们快要接触到自己时轻松突然转身将捏紧手中的书向后方准备偷袭的人砸过去,稍显尖锐的书角瞬间划伤了对方的脸颊,但仅仅是破皮而已,一本书能有多大的杀伤力呢?
混混们愣了一下被他的动作激怒,张牙舞爪地扑向他但由于他出色的反应能力躲过去大半,被忽视的椴松十分不满地抽出包内的蝴蝶刀握紧扎向了其中一个混混。
“山下?”椴松无意间看到他袖子上的姓氏恍然大悟般喊了一声,但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山下到底是谁。
被称作山下的家伙吃痛,捂住受伤的左肩血液不断从指缝间涌出,钝痛使他有一瞬的茫然反应过来后恼怒地一拳挥向椴松,虽说时常一副人畜无害乖巧可爱的模样但到底是不良六胞胎之一,椴松保持着笑容轻易闪过反手又是一刀,虽说战斗力在六子中最低但不代表他在普通小流氓里也很弱,至少在小流氓里很强。
————————未完————————
暂时到这儿吧中已经发出但其实还没写完xx

评论(1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