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聆

爱咋咋地ky莫挨老子。
日常打飞团总熊头我超快乐,液!

#杰佣#救救孩子

食用须知。
1.沙雕流,没错又是沙雕流,我沙雕本性是改不了了
2.小伙伴的脑洞
3.重度ooc预警
4.我,江聆,酷哥,评论x
5.没了
——————————————
奈布·萨贝达,一名天山童姥退休佣兵,凭本事荣登且牢牢霸占最令监管者脑阔疼榜榜首,以蛇皮走位和垃圾话嘲讽技能max失去了监管者们的宠爱,自此以后不论哪位狗屎运儿值班不幸碰到他都会选择性眼瞎,厂长的速效救心丸嗑得越来越多了。

“他最近越来越蛇皮了。”靓仔裘克抱紧了怀中的破烂火箭筒,双眼无神地喃喃道,“他半夜三更不睡觉溜进我房间里搞烂了我的心肝宝贝甜蜜饯儿。”

“他熟练掌握了徒手拆椅子的技能。”厂长一jio踹翻了脆脆鲨躺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安详去世。

“他开始执着于抢妾身面具。”红蝶捏着小手帕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还说妾身扣篮最为好笑。”

“他最近不走平常窗子了非得走小窗,导致我从开局卡窗子卡到一败涂地。”瓦尔莱塔想到自己不仅卡窗子死也下不来还被一众小王八羔子围观嘲笑的黑暗日子,忍不住默默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她怎么就想不开去追个蛇皮瓜娃子呢。

“他逼我翻窗。”杰克摘下面具捏了捏鼻梁,闭上眼睛沉痛地控诉道,“还说我翻窗堪比泼妇跨栏。”

“......”众人竟不知道如何安慰人设崩坏的杰克。

“他给我取外号叫小鹿斑比。”班恩强忍悲伤道,“现在那群王八蛋都开始喊我小鹿斑比了。”

“......”众人竟不知道哪儿有违和感。

“唉——”失去梦想只想安详当个小肥宅的监管者们长叹一口气,觉着屠生有点灰暗。

“我来讲个关于奈布的笑话开心一下吧。”杰克想了想,重新戴上了面具,“他刚来庄园那会儿还很可爱,懵懵懂懂的,有一次我值班刚好碰见了他,我就开始追着他跑,说实话那个护肘让我很恼火,但幸好很快就坏了。我找到废墟的时候听见某面墙后有人打电话,我悄悄看了一眼,是奈布,他应该在给医生打电话。”

“然后呢?”咸鱼们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瘫着,随口问道。

“他在求救。”杰克回想道,“以一种现在绝不可能出现的姿态在求救,他甚至哭了,一边大喊‘艾米莉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王八蛋一直追着我跑我又没急支糖浆我护肘都没了还追着我我他妈心脏又响了他干什么啊是不是弯的啊但我是个直的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看着杰克沉痛的萎靡不振的模样众人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安慰他。

“哭,哭了?”裘克震惊道。

“是,哭了。”杰克点头。

“打,打电话求救?”厂长吞了把速效救心丸。

“对,打电话求救。”杰克点头。

“还,还骂了那么一长串?”班恩没握紧剪刀砸了脚。
“嗯,骂了很多。”杰克点头。

“hiahiahiahiahiahiahiahia!!!!”瓦尔莱塔大笑道,“此处应该有杰克式微笑。”

“此处应该是大型杀虫现场。”杰克微笑着举起了钢爪。

“他真是太过分了。”瓦尔莱塔正色道。

评论(40)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