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聆

爱咋咋地ky莫挨老子。
日常打飞团总熊头我超快乐,液!

#应舟#kiss me

食用须知。
1.给亲友 @朝·今天也是一条咸鱼·歌 的粮,没后续一发k字完事儿。
2.不吃方无毕竟无情我男人,我比较喜欢无情X我的cpx
3.tag我没打遇见逆水寒别跟我说什么乙女游戏不要打cptag。
4.没了,还瞅啥,瞅下头。

“没听过方侯爷的原则?我从不干没有好处的事儿。”方应看坐在课桌上扬起下巴冲班长露出个恶劣的微笑,“叶班长,使唤我得等价交换。”

叶问舟为难地看着手中有些皱了的登记表,就差男子3000米还缺个人了,本想着方应看应该会报名,谁知道他竟然一直没来找他,教务处那边已经开始催了,今天中午就得交,现在都第三节课下课了他却还在跟方应看消耗时间。

方应看这人,模样是顶尖儿的好,打小以来就没一个说他难看的,个个儿都得夸赞一句模样俊俏一看就是个蓝颜祸水,上高中了女朋友一个比一个好看,到了高三突然不谈恋爱了美曰其名为高考奋斗。家世也好,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金手指本人,运动全能没见他有啥不擅长的运动,可把一群羸弱“肥宅”嫉妒坏了,总之就是个天之骄子,干脆给个外号“小侯爷”,从此以后就叫方侯爷,哪知道这开玩笑的诨名还给爱开玩笑又皮的班主任听见了,打那天起再也不叫什么方应看同学,哪科老师都一口一个“侯爷”,广播里都“麻烦高三一班侯爷动一下尊驾,来一趟广播室,不胜感激”。

得,这下可成了真真正正的侯爷了。

绕是家境赋予他与生俱来的傲气,他也仍旧有千百种办法跟任何人打成一片,唯独有一点,特爱逮着班长叶问舟玩儿。

“亲亲抱抱举高高。”阮念辞搁边上小声叨叨了一句,整个班都安静下来了,过了不到三秒又都举手欢呼起来。

叶问舟颇为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同学不正经就算了两小无猜的青梅都这样,竹马混成他这样也真是惨到没话说。

盛崖余在边上轻轻拍了阮念辞的后脑勺,阮念辞委屈巴巴地瞅了他一眼,盛崖余微微摇头示意她安静,阮念辞得到暗示立马了然地竖起大拇指表示知道。

竹马比不过天降,太惨了。

叶问舟叹了口气,随同学们闹腾,他抬眼认真地看着方应看,缓慢地开口。

“...要什么好处?”

方应看挑起半边眉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叶问舟,书香世家的公子,谦谦君子,怎么看都像垃圾偶像电视剧里头的备胎男二,认真起来的样子竟然还真有点可爱。

方小侯爷蹙眉做出沉思状,边上围观的吃瓜群众各自跟好丽友小声哔哔,直男们一脸懵逼感觉看不懂这gay里gay气的场景。

半晌小侯爷动了,忧心的“三姑六婆”cp党们也跟着提起一口气,只见小侯爷慢慢竖起又长又细又好看的食指,停在薄唇上的指尖逐渐挪到侧脸。

轻轻点了点。

周遭安静,突然爆发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嚎叫声,cp党们纷纷抱在一起喜极而泣,直男们愈发懵逼瑟瑟发抖。

叶问舟脸红了,从小到大都没接受过这方面教育的小公子脸红了,也不晓得是被调戏羞的还是气红的,总之小脸蛋红起来还真把方小侯爷给镇住了。

...啧,完了,太可爱了。

“小公子,敢不敢?”方应看从桌子上起身,走几步在叶问舟前头站定,他比叶问舟高一点儿,居高临下地颇有气势。

“那什么,我替我们家叶公子答应了。”阮念辞憋不住了,立刻举手理直气壮地卖了竹马,跟丈母娘似的。

“阿辞...!”叶问舟低声喊道,不过没啥用,反正不平等条约就这么成立了,不管是谁答应的,到方侯爷这儿就是成了。

“站着干什么,写名字啊。”方应看伸出手在登记表上轻轻敲了敲,叶问舟愣了会儿,颇为无奈地摘下金框眼镜,摘下眼镜眼儿都大了几分,小模样怎么看都是方应看中意的长相。

鬼知道方侯爷喜欢什么类型的,怕不是小公子长啥样他就喜欢啥样。

“不能反悔。”叶问舟又叹了口气,觉得当个班长太心累了。

“成交。”方应看笑意又浓了几分,反正是他赚,怎么都不亏。

还得个小公子的吻,gay就gay了他俩长得好看横竖不会辣人眼睛,整得跟个谁还敢嚼他方应看的舌根似的。

断不了那长舌妇的舌头。

评论(15)

热度(58)